找到病因 高血压可通过微创手术治愈

    【聊健康】    高血压是心脑血管病最重要的危险因素,该病可伴有心、脑、眼、肾等器官的功能或器质性损害,约70%的脑卒中、50%的心肌梗塞与高血压相关。调查表明,我国高血压发病率逐年增加,据估算,目前患者人数高达3.3亿。如何控制好……

专题: 血压高容易引发的疾病 关于育儿经验的文章 育儿经验 高血压不宜吃什么食物 

    【聊健康】

    高血压是心脑血管病最重要的危险因素,该病可伴有心、脑、眼、肾等器官的功能或器质性损害,约70%的脑卒中、50%的心肌梗塞与高血压相关。调查表明,我国高血压发病率逐年增加,据估算,目前患者人数高达3.3亿。如何控制好患者病情,在严重的靶器官损害形成之前及时发现并对症治疗,为社会节约医疗资源等至关重要。

    受“高血压绝大多数是原发性高血压”的影响,患者看病都习惯性去心内科,内科大夫往往忽视病因查找而直接采用药物治疗,一种不行两种,一片不行两片。山东大学附属省立医院泌尿微创外科副主任蒋绍博团队,通过十余年的临床实践发现,许多所谓的“原发性高血压”是可以找到病因、进行针对性治疗的,且外科治疗效果显著。

从手术意外收获中发现治疗新方向

    2002年,蒋绍博收治了一位肾癌合并高血压病人,因该病人肿瘤较大而全切了其一侧的肾和肾上腺。术后,发现病人的血压意外地恢复了正常,这引起了他的好奇。

    经仔细观察,患者切掉的肾上腺上,有不少前期影像检查没发现的小瘤样结节,他怀疑患者的高血压可能与这些肾上腺小肿瘤有关。之后,他留心对类似切除肾上腺的高血压患者进行相关验证和随访。

    得到更多的病例支持后,蒋绍博把这一发现告诉了医院心内科、内分泌、影像科等其他科室的同事,并与他们组成肾上腺专业协作组。同事再遇到严重的高血压病人就建议他们转到蒋绍博的门诊,尝试寻找病因。

    蒋绍博说,很多药物控制不住的恶性高血压都与其他疾病有关。找到病因,然后对症治疗,治疗高血压的效果往往事半功倍。他清晰地记得,有一位患者转来时,一天吃4种降压药物,血压还控制不住。肾上腺切除术后,患者血压迅速恢复正常,不需再服用任何降压药物。

    如今,查找病因、手术治疗高血压,已经成为蒋绍博这位泌尿外科医生的主要工作,占他日常手术量的一半以上。

原发性高血压的概念需要重新审视

    为什么那例肾癌患者的CT报告上,并没有显示患者肾上腺上有小腺瘤?

    术后,蒋绍博问过CT室医生。对方回答,不是没报告,是发现不了。

    蒋绍博说,现在想想很好解释,十几年前的CT扫描厚度是10毫米一层,而正常的肾上腺也不过4厘米~6厘米长、1厘米~2厘米宽、2毫米~3毫米厚。别说是小肾上腺瘤,就是正常的肾上腺也不一定能扫到。

    受这些临床实践的启发,蒋绍博认为,应该重新思考教科书上“高血压绝大多数是原发性高血压”的论断。他说,所谓的原发性高血压是一个相对概念,是指在当时医疗技术水平条件下找不到病因的高血压。蒋绍博越来越坚信,凡事有果必有因,目前的检查手段找不到病因,并不代表没有病因。随着技术和认识水平的不断发展,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原来认为是原发性的高血压成了继发性高血压。

    既往肾上腺研究表明,有部分肾上腺肿瘤会导致相关肾上腺激素水平升高,进一步影响血压,比如肾上腺醛固酮瘤、嗜铬细胞瘤等等。在此基础上,蒋绍博发现,临床工作中所占比例更多的肾上腺微腺瘤及肾上腺结节样增生,虽然常规实验室化验结果可能无异常,但同样是导致患者高血压的重要原因。

    很多已做过肾上腺相关影像检查并没有发现异常的高血压病人,在蒋绍博这里,通过系统的肾上腺薄层强化CT及实验室检查,同样会发现肾上腺上的米粒大小的结节或微腺瘤。他说,这类肾上腺疾病导致的高血压病人,在高血压人群中所占的比例并不小,特别是在中青年恶性高血压人群中,肾上腺源性疾病往往是罹患高血压的背后元凶。蒋绍博说,目前我们临床发现的继发性高血压,可以占到高血压人群的20%~30%甚至更多,而不是教科书上讲的5%~10%。

    从2002年至今,蒋绍博团队已经完成各类肾上腺疾病手术2000多例,并进行了长期的随访。患者高血压均得到治愈或明显改善,有半数的患者术后无须再服用降压药物。

重塑高血压诊治流程意义重大

    在大量临床病例的支持下,蒋绍博于2007年在国内率先提出了“高血压外科”的概念。

    有人认为,“高血压外科”的概念只是哗众取宠,没有实质性的新意,因为临床上已经在用外科手术治疗部分继发性高血压。但蒋绍博认为,“高血压外科”理念,表达的不仅仅是高血压病的手术治疗方式,而是强调要重塑高血压疾病的诊治思维和流程,即对前来就诊的高血压患者,首先要进行病因筛查,能找到病因的,考虑给予针对性的外科手术治疗;找不到病因的,再考虑给予药物治疗。

    还有人质疑,肾上腺手术创伤大,没有必要为治疗高血压付出这么高的代价。蒋绍博说,以前做这类手术,要在腰腹部切一个二三十厘米的口子,有时还需要去掉一根肋骨,创伤巨大。现在随着腹腔镜微创技术的成熟,手术只需要在患者腹部打三四个5毫米到10毫米的小孔,这对于一个熟练的腹腔镜外科大夫来说,可能十多分钟就可以完成。患者术后第二天即可下床,手术创伤比开放手术要小得多。

    但他并不主张对所有与肾上腺有关的高血压都进行手术治疗。多年以来,蒋绍博已经总结出一系列规范的肾上腺高血压的筛查及诊治流程,尤其在患者适应证选择及诊治方案制定方面。他主张将高血压筛检及治疗工作的重点放在中青年恶性、顽固性高血压患者身上,因为此类患者药物控制不稳定、严重并发症发生率高,危害性大。

    2013年,蒋绍博联合西安交大一附院、贵州省人民医院、首都医科大朝阳医院、深圳市人民医院等8家医院相关专业,成立了“中国微创高血压外科联盟”,进行多中心肾上腺高血压疾病的诊治及研究工作。近几年来,蒋绍博不断在中国医学科学院附属阜外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多家知名医院和各种场合进行学术讲座,传播“高血压外科”理念。蒋绍博说,他要通过更多的宣传,去改变众多临床一线医生及高血压患者的观念。他强调,患上高血压并非只有吃药一种选择,相当一部分高血压如果查明病因,可通过微创手术得到治愈或缓解,从而避免患者长期甚至终生服药,大量减少心脑血管等并发症。这对我国高血压防治工作、医疗资源合理使用意义重大。

    (作者:梁海柱,系山东省立医院医药卫生期刊中心副编审;王仲宇,系《家庭健康》杂志执行主编)

小琳小学四年级时学校组织查体,血压140/90mmHg,随后四年间反复出现头晕、头痛,有时心悸,休息片刻稍有好转。最近这段时间,小琳因劳累及情绪激动,再次出现头胀、头痛、心悸,自数脉率快时达每分钟180次,有一次甚至跌倒在地,数秒后意识才恢复。4月16日,小琳被市立医院西院区肾内科收治入院。据悉,小琳从小喜爱运动,乒乓球、轮滑、跑步都是强项,因此每次查体发现血压偏高,都以为是情绪波动或运动所致,并没有特别在意。直到近几年,小琳出现多次晕厥,自称“经常感到天旋地转”,加之她的外祖母和母亲均40岁左右确诊高血压病,头晕、头痛的毛病才真正引起重视。

为了掌握鱼体各部位甲基汞的含量情况和规律,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超市和农贸市场上最常见的鲫鱼进行了研究。实验选取了市售400克、350克、200克、100克的鲫鱼,分别对鱼肉、鱼皮、鱼脑、鱼子进行了含量测定。

7.定时定量,少食多餐。吃饭不宜过饱,饭后适当活动。高血压多发生于老年人和肥胖者,吃饭七成饱可以减轻胃肠的负担,使体重保持在理想范围以内。这对控制血压和血脂的升高以及改善患者的自觉症状很有好处。

在减肥(减肥食品)风潮日盛的今天,不少人喜欢只吃菜不吃饭,空腹吃鱼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这却很可能导致痛风发作。痛风是由于嘌呤代谢紊乱导致血尿酸增加而引起组织损伤的疾病。

得到更多的病例支持后,蒋绍博把这一发现告诉了医院心内科、内分泌、影像科等其他科室的同事,并与他们组成肾上腺专业协作组。同事再遇到严重的高血压病人就建议他们转到蒋绍博的门诊,尝试寻找病因。

本文关键字: 高血压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