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养生与食疗>保姆>

山西保姆针扎3岁男童获刑1年 其本人有2个孩子

杨彩霞在法庭上。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从小晨体内取出的两根断针。29岁的保姆杨彩霞,将一长一短两根断了的缝衣针扎入雇主家3岁男童小晨(化名)的臀部,造成男童轻伤二级。昨天下午,杨彩霞在石景山法院受审,法院经过审理后,当庭做出一审判决,以故意……

专题: 男人精力最旺盛的年龄 经道养生馆怎么样 养生健康常识 养生方法健康膳食知识 

杨彩霞在法庭上。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从小晨体内取出的两根断针。

29岁的保姆杨彩霞,将一长一短两根断了的缝衣针扎入雇主家3岁男童小晨(化名)的臀部,造成男童轻伤二级。昨天下午,杨彩霞在石景山法院受审,法院经过审理后,当庭做出一审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杨彩霞有期徒刑1年。据了解,杨彩霞是小晨家的远房亲戚,自己本身也是一名母亲,有一个10岁的女儿和一个5岁的儿子。

□庭审

男童被扎成轻伤二级

昨天下午2点30分,杨彩霞被法警带入法庭,她身材矮小,身高约1.5米,身穿紫色棉袄,看上去要比同龄人大一些。一进门,杨彩霞便哭了起来。而作为被害人代理人出庭的小晨父亲张先生看到杨彩霞,表情顿时严肃起来。

据了解,杨彩霞是山西人,具有初中文化程度。她是张先生妻子家的远房亲戚,2014年经人介绍来到北京成为张先生家的保姆,主要的工作就是照顾小晨的起居。张先生家每个月给杨彩霞2800元工资并包吃包住。在来北京之前,杨彩霞一直在老家务农,只有29岁的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有一个10岁的女儿和一个5岁的儿子。

据检察机关指控,2015年7月31日下午,杨彩霞因小晨哭闹心生不满,先在家中将一根断了的缝衣针扎入小晨右侧臀部内,随后又在楼道中将另一根断了的缝衣针扎入小晨左侧臀部内,致小晨双侧臀部异物存留,经鉴定属轻伤二级。

庭上自称因嫌工资少

法庭上,杨彩霞认可检方指控。谈到原因,杨彩霞称,她嫌雇主给的工资少,并曾为此与小晨的父亲张先生产生矛盾,所以才用针扎小晨出气。

听到杨彩霞的说法,张先生非常不满。“你到现在了还在撒谎!钱的问题我从来不沾手,我什么时候跟你谈过工资,工资是谁给你发的?你怎么可能因为工资跟我发生矛盾?”张先生一边气愤地大声说,一边使劲瞪着杨彩霞。

对此,杨彩霞承认平日里是小晨的母亲给她发工资,然后便一言不发。张先生则表示,杨彩霞自称因为工资少产生报复心理的说法,是她为了减轻罪责的一种借口。

据了解,在被警方抓获后,杨彩霞对于针扎小晨的原因,曾供述了两种不同版本。最初她称,因小晨当天特别淘气且哭闹不止,而自己心情也不太好,因此针扎小晨解气。此后,她又改称是因小晨父母给其开的工资为每月2800元,低于3000元的市价,故其产生报复心理。不过,当被预审问到是否就涨工资一事与小晨父母交流过时,杨彩霞又表示自己不爱说话,未提过此事。

断缝衣针系事先准备

据杨彩霞当庭供称,扎小晨的两根断缝衣针是她事先准备的。“我之前缝衣服的时候,弄断了缝衣针,于是就把断的针放在针线盒里保存着。”当被法官问及是否对用针扎小晨一事早有预谋才事先留存断针时,杨彩霞点头承认。此外,杨彩霞说,她之所以将两根断针完全扎入小晨体内,是因为她认为“这样从外表上可能看不出来,如果用针一下一下扎,可能会有针眼,有可能会被发现”。

张先生在法庭上表示,杨彩霞在针扎小晨后的第二天就不辞而别。由于小晨当时只有3岁,无法用语言完整表达事情的经过,因此他是小晨被扎两天后才发现的。为了取出存留在小晨体内的针,全家人带小晨去了4家医院。

杨彩霞回应称,事后她曾经给张先生打电话想坦白,但因为害怕却没敢讲出真相。听到这里,张先生生气地质问:“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的电话?我手机上为什么没有任何记录?我就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扎孩子,因为什么原因?”面对张先生一连串的提问,杨彩霞没有正面回答,只是不断道歉,连声说对不起,并称自己不应该对小晨实施报复。

据了解,2015年8月7日,张先生向警方报案。8月23日,杨彩霞回到张先生家拿行李时,被民警抓获。

已赔偿但未获得谅解

法庭进入最后陈述阶段时,杨彩霞哽咽地说:“我愿意认罪,我不应该把怨气发在一个幼小的孩子身上,给他的身体和心灵造成伤害。我希望通过我受到的处罚,来弥补对孩子犯下的错。”

据了解,在开庭前,杨彩霞与小晨的父母达成民事调解协议,一次性赔偿小晨医药费等2.1万余元。但小晨的父母表示对于杨彩霞的这种行为不予谅解。

检方认为,杨彩霞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二级,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而且杨彩霞所施害的对象是未成年人,因此建议法庭从重对其进行处罚。

法院审理后认为,杨彩霞具有坦白的情节,同时赔偿了小晨2.1万余元,这些都是从轻判罚的因素,但是杨彩霞伤害的是未成年人,要对她从重处罚,综合考虑,判处她有期徒刑1年。

□对话

孩子一直喊“屁屁扎扎”

京华时报:怎么发现孩子体内有针的?

张先生:2015年7月31日,杨彩霞将针扎入小晨体内后,便不告而别。当时小晨刚刚3岁,他还无法完整表达自己的意愿,只是不停地跟我说“爸爸,屁屁扎扎。”我于是去检查小晨的臀部,并发现有红点。我最初以为是被蚊子叮咬,就没在意。但是后来,小晨不停喊扎,我仔细触摸后,发现小晨的臀部有突起。8月2日,全家人带小晨去医院检查,才确定小晨体内有针。

京华时报:针是怎么取出来的?

张先生:针扎入体内后,会随着肌肉群不断游走,为了取出小晨体内的针,我们带着孩子辗转去了4家医院。医生还说,如果针刺到幼儿神经,有可能造成幼儿残疾,如果针扎入大动脉,还有可能会顺着血液流入心脏,导致幼儿死亡,所以说这种后果是难以估量的。我们问了很多医生,最后不得不给小晨做了全麻手术,现在小晨臀部的伤疤长达8厘米。

京华时报:小晨现在怎么样了?

张先生:正在进一步恢复中。平时我们都不敢在小晨面前提这件事,担心对他的心理产生影响、造成伤害。

工资数额按市场价确定

京华时报:你们和杨彩霞有没有什么矛盾?她的工资是怎么算的?

张先生:她在家工作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一家人相处得挺融洽的。我们当时给她确定工资数额前,询问过家政公司,也是按照市面正常价格2800元每个月给她的。此外,她的吃穿住行、包括回老家的车票等等都是我们负责的,我们完全把她当做家中的一名成员,而不是保姆。

京华时报:案发前杨彩霞对孩子怎么样?你有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

张先生:我经常出差,妻子也每天上班,平时都是杨彩霞和小晨单独相处。我们在家的时候,她对小晨非常好。但有几次我临时回家,发现她在小区院里坐着玩手机,而小晨就在地上乱爬没有人管,小区里车流量大很乱,是很危险的。还有令我奇怪的是,杨彩霞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但相处的一年多时间里却从来没有提过她孩子一个字。

>>法院建议

家长要履行好监护责任

昨天下午,石景山法院在庭后召开“涉儿童权益和安全保护案件”通报会。

法院指出,近年来,儿童权益受侵害案件频出,引发民众对儿童权利和安全的极大关注和持续讨论。

法院对3年来所受理的180件涉儿童权益民事、刑事案件进行梳理和调研后发现,儿童人身权益遭受侵害现象严重,仅有极少数案件以侵害儿童财产权益为直接和首要目的。同时,这些案件呈现出性侵害犯罪案件比例畸高等特点。

法院建议,家长要重视家庭教育,强化监护责任;建议有关部门、公益组织和机构开办“家长课堂”、“家长学校”,改善家长的教育方式和技能。

本文关键字: 保姆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