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食资讯>广州>

广州也有一幅“清明上河图”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周秋敏 实习生 张利萍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摄影 陈文杰西关,是广州人对老荔湾的统称。从名字中不难看出,它保存着广州城的记忆,汇聚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其中的荔枝湾,更是西关文化的一个缩影。近日,一幅名为《西关上河图》的画……

专题: 泮塘五秀 新加坡牛车水地图 贵州美食 十大经典川菜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周秋敏 实习生 张利萍

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摄影 陈文杰

西关,是广州人对老荔湾的统称。从名字中不难看出,它保存着广州城的记忆,汇聚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其中的荔枝湾,更是西关文化的一个缩影。

近日,一幅名为《西关上河图》的画卷在朋友圈引起了不小轰动。这幅长16米、宽70厘米的画作,一一收入荔枝湾游船、梁家祠、仁威庙、泮塘、泮溪酒家、龙津桥、文塔、西关大屋、荔枝湾大戏台等等特色景点和建筑,还有仁威庙三月三北帝诞、泮塘龙船等等民俗元素。“一湾青水绿,两岸荔枝红”的荔枝湾实景跃然纸上,唤醒老街坊对依涌而居的生活的记忆,也唤起年轻人对家园变迁的思考。

实际上,作者马健忠完成《西关上河图》首卷作品距今已近3年。2012年,马健忠历时一年余创作的《西关上河图》荔枝湾一期完稿。去年,他又将荔枝湾涌二期、三期的景致补上。

老西关,画西关

实景取材,闭关一年创作

马健忠,西关画院秘书长。作为地道的老西关,创作《西关上河图》并非临时起意,他认为,荔枝湾是广州最美丽的地方,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都很漂亮,岂能埋没?

《西关上河图》全部实地采景,包含了荔枝湾沿岸的各大景点,人景融合,呈现出一派繁华热闹景象,将西关风情刻画得淋漓尽致。马健忠先用相机将景点拍下,然后再对照进行创作。画作中的西关小姐、鸡公榄等形象,都是马健忠看到实景后画出。

取景仅局限于荔枝湾,何以称作《西关上河图》?对此,马健忠表示,名称源自于副市长周亚伟,“他在荔湾区任职时,提出要将荔枝湾打造成‘西关上河图’,当时画作已经完成一半,听到这个词后我觉得很切题,就引用了。”2010年底,马健忠闭关创作。历时一年多,画作面世。《西关上河图》公开展出几次后,入选荔湾区文化局藏画。

据介绍,《西关上河图》二期创作加入了荔湾湖、粤剧博物馆、恩宁路河涌等元素,整幅画卷长约32米,于今年初在荔湾水上花市发布。

西关人,话西关

亚运前夕,长 700米的荔枝湾路揭盖复涌,惹来争议。荔枝湾的蜕变,背负着阵痛与骂名。如今的荔枝湾,展现在世人眼前的,是岭南水乡风情,是西关美食的集聚区,还是粤剧发烧友的聚脚点。一碗艇仔粥,一曲《卖荔枝》,“一湾溪水绿,两岸荔枝红”的昔日情景再现眼前。每天,游人在这里游船、听粤曲、品西关美食,体会数十年前珠江水系的四通八达。

据了解,荔枝湾一期工程在亚运前已完工,此后二期、三期工程也相继开工。荔湾区曾表态,要乘势而为复活荔湾老城水系,将荔枝湾涌到昌华苑、到恩宁路的大地涌、再到梯云路的下西关涌、到沙面的沙基涌打通,恢复3.9公里长的水道。到目前为止,复涌工程已进行到恩宁路。

复涌,恢复西关水系,重连老城情味

老街坊 有水有涌,才是西关

大多数人只知荔枝湾今日之风貌,荔枝湾昔日风情,只存在老西关人的记忆里。

79岁的老西关陈杰禹,曾作为“亚运特使”向游客推介西关文化。陈伯说,虽然近几十年来西关处于一个快速变迁的过程,但留下来的西关大屋、泮溪酒家、荔湾博物馆、蒋光鼐故居、陈家祠、沙面等建筑,仍值得细细品味。

在陈伯记忆里,西关文化在“落雨大,水浸街”的童谣里,在麻石巷间,在邻里守望里。西关的人在变,景在变,但味道不变,在陈伯看来,荔枝湾就是其中一个缩影。“这几年,荔枝湾真是越变越好咯。”陈伯小时候的荔枝湾涌清澈见底,而借助西关四通八达的水网,江门的潭洲大蔗、南海的蔬果都能通过水路运到恩洲十八乡。后来,河涌被污染,荔枝湾涌被盖上,成为荔枝湾路。亚运前,涌盖又被揭开,西关风味一下子又回来了,而且景致更胜一筹。

“西关离不开河涌,离不开水。”陈伯说,以前有水的日子,生活更方便。“以前南岸路架起木板桥,走没多远就能走到泮塘、澳口‘趁墟’,不像现在这样坐车才能到。”陈伯说,住在荔枝湾涌边的陈廉伯、陈廉仲兄弟家境殷实,他们就从来不坐汽车上班,而是坐船,在家门口的荔枝湾涌下船,拐过柔济医院、恩宁路、第十甫路出沙基涌,就能到沙面汇丰银行。

年轻人 变迁中,仍望和根相连

80后泮塘村民李凯帆,对荔枝湾有着别样的感情。

位于西关的泮塘村有着数百年历史,旧时河网纵横交错,因盛产“泮塘五秀”(马蹄、莲藕、菱角、茨菇、茭笋)而闻名,村里原有居民两三千人,有李、梁、刘、黄等几个大姓。2013年,荔湾区公布西关广场建设项目,包含泮塘五约等泮塘村最后地块也面临改造的命运。李凯帆说,改造中,泮塘村的部分已失落,而揭盖复涌后,泮塘三约又因配建泮溪停车场而拆迁。“我们对村落的改造并不抗拒,但希望保留古村模式,保留村中人气。”李凯帆说,村民们都希望保留这个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而荔枝湾涌改造后,一些已搬走的村民又千方百计搬回泮塘村居住。

河网的消失,“泮塘五秀”成为广州人的集体记忆。而荔枝湾揭盖复涌,“泮塘五秀”又有了“重生”的机会。如今,在荔枝湾涌边“风水基”,一些泮塘村民重操旧业,在涌边开设小吃店,亮出马蹄糕、萝卜糕等拿手绝活,“虽然泮塘的马蹄糕和菱角已不同于当年,但能有这样一种实物来唤醒我们的童年记忆也是好的。”李凯帆说。

马上又到端午节,这是泮塘村最喜庆的节日。李凯帆说,村民们已商议好,在5月30号这天回到村里,唤醒荔湾湖底的4条“老龙”。对习惯依涌而居的村民来说,扒龙舟,是将自己和荔枝湾涌重新连接起来的重要方式。

西关文化,在‘落雨大,水浸街’的童谣里,在麻石巷间,在邻里守望里。西关的人在变,景在变,但味道不变,荔枝湾就是其中一个缩影。小时候的荔枝湾涌清澈见底,而借助西关四通八达的水网,江门的潭洲大蔗、南海的蔬果都能通过水路运到恩洲十八乡。后来,河涌被污染,荔枝湾涌被盖上,成为荔枝湾路。亚运前,涌盖又被揭开,西关风味一下子又回来了,而且景致更胜一筹。

西关离不开河涌,离不开水。以前有水的日子,生活更方便。

——老西关陈伯

唤醒临水而居的

城市记忆

市社科院岭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唤醒临水而居的

城市记忆

致力于研究岭南文化的梁凤莲指出,西关文化是广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传承至今,已发生很大变化,但它仍是新、老广州人认识本土文化魅力和特色所在,是集体记忆的结晶。

她指出,过去荔湾一带河网穿织,对荔枝湾“一湾溪水绿,两岸荔枝红”的描写,是珠三角农业文明的一种写照。经过亚运前后的改造,荔枝湾成为了广州老城区标志性的文化旅游景区。虽然它只占城市里的一小块地方,但对唤起这城人们的集体记忆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广州人对水的重视是无可比拟的,荔枝湾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正好将游人带回临水而居的城市记忆中。”梁凤莲说,广州既然有《西关上河图》这样的文艺作品,就应该把它带进公众视野,让更多人认识、发现它。

她指出,现代城市发展节奏太快,很多人对城市认识不够。而外来移民越来越多,如果传统文化不站稳根基,就会被创新文化所覆盖,让别人对广州的印象仅仅停留于热闹,而缺乏文化底蕴。

“对到底哪块才属于西关并不是特别了解。记忆中,老荔湾似乎都属于西关。对西关的印象,最深刻的都是美食”。

——曾小姐,广州人,80后

“第一次走进龙津北路的西关大屋,感觉很赞,原来广州也有这么有特色的老街。荔枝湾去过两次,最喜欢的依然是周边的老房子”。

——李先生,来穗十年,80后

本文关键字: 广州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