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未解之迷>历史>

大人物的难言之隐也许改变了历史

本该仪表堂堂的千古一帝,极可能罹患佝偻症秦王为人,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史记·秦始皇本纪》据古代文献记载,中国历代帝王的长相多半不是其貌甚伟,不是奇异不群,比方“皇帝”的始作俑者秦始皇嬴政,到底是英武潇洒,还是身形猥……

专题: 秦始皇相貌复原图 姓孙的名人 港股估值 历史博物馆门票 

本该仪表堂堂的千古一帝,极可能罹患佝偻症

秦王为人,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史记·秦始皇本纪》

据古代文献记载,中国历代帝王的长相多半不是其貌甚伟,不是奇异不群,比方“皇帝”的始作俑者秦始皇嬴政,到底是英武潇洒,还是身形猥琐?

可惜史册语焉不详,只留下司马迁的片言只语,而且还是旁人转述。时下许多名人视不雅照或狗仔镜头为洪水猛兽,必欲除之而后快,嬴政也是吗?

关于嬴政的相貌,现存最早的记载见于《史记·秦始皇本纪》,转述尉缭形容:“秦王为人,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

“蜂”亦作“隆”,高的意思,“准”就是鼻子,可见他长着一副高鼻梁。至于“长目”,从兵马俑的古代关中人外貌推敲,让人联想起今天陕西人的特征之一丹凤眼。不过,在古文里,经常出现“蜂目”这个贬语,形容面貌暴戾、凶相毕露,此处的“长目”是否带有其他含意,还有待进一步考证。或许嬴政的五官不算丑陋,带些英武之气也是可能的。再说,他的母亲赵姬是邯郸舞者,乃一绝色美女,令其父一望而神魂颠倒,可见面容姣好,照理嬴政有她的遗传基因,长相应该也是可圈可点。

至于豺声,郭沫若先生认为是气管炎导致的细尖沙哑,这点值得商榷。早于嬴政时代的《左传》,以及曾到大唐学习、任官职的新罗(今韩国)诗人崔致远,都提到“豺声”是形容为人残忍暴虐,并非专指具体的声音。

嬴政是否高大魁梧、孔武有力?尉缭没直说,但嬴政长大后身体应该还算强壮,别忘了《史记·刺客列传》提到他与荆轲搏斗,可以瞬间“拔(剑)以击荆轲,断其左股”,这位关中大汉,绝非手无缚鸡之力!

尉缭曾任秦国国尉,身为高级将领和嬴政共事多年,撇开对嬴政的轻蔑不谈,他对其外貌的形容应有一定的可信度。

如果只是这样,那么嬴政大概不至于太介意外貌,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别忘了嬴政还有“挚鸟膺”,这常指胸骨的异常突起,不禁令人联想起维生素D不足所导致的佝偻症。嬴政,这位本该仪表堂堂的千古一帝,极可能就是罹患了佝偻症。

销毁六国典籍档案,是否因残损的外貌特征不宜后传?

嬴政的成长经历似乎印证了这一切,他并非自幼锦衣玉食,赵国邯郸才是他的出生地。当时,虽然他的曾祖父秦昭襄王如日中天,祖父安国君为内定接班人,但父亲嬴异人(子楚)只是安国君众多子嗣中默默无闻的一位,可有可无,还被扔到赵国当人质,母亲赵姬则是吕不韦赠送的江湖舞女。

从小生长在异国他乡的嬴政,十三岁才因父亲发迹而荣归秦国故里。首先,由于幼年长期在敌国颠沛流离,东躲西藏,动不动就受到赵人的死亡威胁,因衣食不继而营养不良,导致缺乏维生素D是极有可能的。

其次,据考证嬴政生于秦昭襄王四十八年正月,也就是隆冬时节,此时北方邯郸的天气定然异常严寒,刚喜得贵子的嬴异人、赵姬夫妇很可能害怕他受冻,将其长期养在室内,这更容易导致婴儿接触阳光不足。

最后,这对夫妇对嬴政的照料可能有所疏忽。此时的嬴异人正在吕不韦的策划下,一步步巴结父亲身边的爱妾,几乎把一生都赌在这场疯狂的宫廷阴谋之上,心思完全没放在儿子的身体发育上;赵姬,一个毫无育儿经验的少女,孤立无援,自顾不暇,对小嬴政的呵护也很难做到周全。

苦尽甘来,当嬴异人逐渐得势并继承王位之后,嬴政的处境才慢慢好转。这时他的身体发育才终于有机会慢慢步上正轨,长成一位关中大汉。然而,幼年时不幸留下的骨骼畸形后遗症,却永久地留在身躯。

历来关于嬴政焚书坑儒的原因,争论颇多,而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置千古骂名而不顾,放肆销毁六国各种典籍和记录档案,是否也肇因于考虑到自己残损的外貌特征,不宜后传呢?

嬴政在秦国的统一战争中,延续先祖们的残暴不仁,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取得天下之后,继续制定严刑峻法,“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又长年累月大肆营造各种国防工程和私人乐园,视百姓生命如草芥!于是,民怨沸腾,人心惶惶。秦始皇去世不久,大规模的农民战争便席卷全国,很快就将嬴政一手打造的超级帝国打碎,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也许正是儿时的生理缺陷使他备受歧视,导致嬴政成年后的心理不健全,潜在的自卑感终于诱发出敏感多疑、报复心极强的暴君性格,这不仅对他个人、家庭,乃至对天下苍生,都是极大的不幸!

曹孟德DNA显示与名臣曹参夏侯无血缘

姿貌短小,而神明英发。——《魏氏春秋》

毛泽东曾叹道:“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可见在古代,既雄才大略、戎马倥偬,还能文采斐然的英雄实在太难得!这类风流人物的杰出代表就是魏武帝曹操了。

如果拥有曹孟德的遗传基因,那么在今天这竞争激烈的社会,无论如何也算稀有人才。自从前些年河南安阳县疑似曹操墓被发掘后,其身世之谜就成为热门话题,街头巷尾都有道不尽的故事。科学家和历史学家也绞尽脑汁。

由于曹家是皇族,子嗣繁多,历代记载丰富,家族图谱详尽,从曹氏后人寻找蛛丝马迹是可能的。再说,曹操的历史评价一直多有争议,愿意假冒其后的人不多。人类基因学研究者从现存可信的曹操后裔家族中选出六支,提取男性血液标本后,遂组成一组大数据。人类有染色体四十三对,上面众多的 DNA 就是生命的密码,而男性独有的Y染色体就是传宗接代过程中颇为稳定而适合检测的对象。

经过复杂的Y染色体 DNA 全序列检测,科学家最终发现这些曹氏后人普遍属一种极罕见的 O2*-M268 基因类型,在全中国人口只占到百分之五左右比例,且推算出他们祖先的交会点在一千八百年至两千年前,那正是曹操生活的年代。

有趣的是,这项研究真的揭开了曹操的身世之谜。史载,曹操之父曹嵩乃大宦官曹腾养子。长久以来,坊间传说他们曹家是西汉重臣曹参之后,又风传曹嵩是从夏侯家过继来的;不过,安徽亳州曹氏宗族墓出土的牙齿把这一切都推翻了。该墓主为河间相曹鼎,曹腾之弟,曹操的叔祖父,《后汉书》有明确记载:“ 鼎者,中常侍(曹)腾之弟也。” 曹鼎牙齿提取出的DNA 经化验发现,正好也含有“O2*-M268”基因。可以想见,曹操之父确是曹腾、曹鼎家的人,极可能是无法生育的宦官曹腾从兄弟的子侄中抱养过来。以同样方法检测夏侯氏、曹参后人的 DNA,都找不到“O2*-M268” 基因。也就是说,曹腾其实和曹参并无血缘,曹操大概想要彰显身份,才大张旗鼓地宣称自己是名臣之后。

能和名人挂钩,尤其在血缘上,很多人都会觉得自豪。其实生命密码或许能决定耳朵形状、影响某方面的智能,但别忘了,这些都是生物特质,对群聚的人类来说,社会性才是最重要的。

曹操的父亲不过是庸碌之辈,曹操众子当中固然有不少文学家,但政治水平实在不敢恭维,曾孙辈还冒出一个莽撞的曹髦,率一帮乌合之众企图夺权,被“路人皆知”的司马昭轻易弄死,真令曾祖汗颜啊!可见,一个人成不成功,关键还是看后天的社会历练。

觉得自己长相欠佳,接见匈奴来使让美男子崔季珪代打上阵

《魏氏春秋》说曹操:“姿貌短小,而神明英发。”史书历来对帝王之貌溢美有加,唯独对曹操颇有微词,看来孟德的确又矮又不帅,但“姿貌短小”只不过是他生物上的先天条件,“神明英发”则说明他气质非常好,这就是孟德后天修养得来的了。

连曹操都对自己的相貌缺乏自信。据《世说新语》记载,有一次,曹操要接见匈奴使者时,忽然低头一想,觉得自己的长相欠佳,让人家匈奴来使见了,定会耻笑一番,有辱人格、国格,唉,自己的丑样子实在和权倾朝野、威震四方的身份地位很不搭!于是,曹操决定让当时的美男子崔季珪代打上阵,反正匈奴人也没见过曹操,那时没有文宣品,更没有可供“人肉搜索”的网络,临时以假乱真、鱼目混珠,冒充一下也无妨。果然,接见使者之时,崔季珪穿上曹操的朝服,在大堂之上正襟危坐,曹操自己则扮成握刀的侍卫,站立一旁。整个过程很顺利,匈奴使者进来,礼貌性地寒暄了几句,交代完毕,转身就走。事后,曹操赶紧命令密探追上匈奴使者了解状况。密探三脚两步就赶上了匈奴使者,问道:“见到我们的魏王,印象如何?”匈奴使者眨了眨眼,话中有话地说:“你们魏王看起来很儒雅,但是站在魏王身旁那个握刀的侍卫啊,别看他长得不怎么样,那才是真正的大英雄啊!”曹操听了密探回报后,立刻派人把匈奴使者杀了。

这一段的本意是想说曹操的狡猾、权谋和嗜杀,但也间接说明他的长相令人不敢恭维。尽管如此,对于这份祖先遗留下来的“恒产”,曹操喜欢也罢,排斥也罢,又能奈何?

严格来说,男人的相貌、身材并不是立足社会的首要资本,有了俊朗、伟岸的 DNA,那是福分,但并非成功的保障。以曹操而论,虽然不是周瑜般的美男子,但见识过人、能文能武,且社会阅历丰富,政治经验老到,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流露一代枭雄之姿,由此综合而成的相貌气质,才能打动来访者,相信自有让女性动心之处。

遍览历代开国皇帝的肖像画,如赵匡胤、朱元璋等,相貌基本上属于粗犷型,其后人经历几次与外表端庄的女性 DNA 重组之后,相貌大多变得秀气文雅,如自小长在深宫之中的宋徽宗、崇祯帝、光绪帝等,原本那股横绝一世的雄风荡然无存,至于政治智力,则早已衰退殆尽了。

他们都有病:中国历史大人物的身体隐情

作者:谭健锹 

定价:39.8元

出版日期:2016年10月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本文关键字: 历史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