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财经热点>候鸟>

数万候鸟过境北京有人却频伸黑手 森林公安:让候鸟飞

9月26日,森林公安在海淀区苏家坨镇抓获一名粘网捕鸟人员。图为执法人员从粘网上取下被挂住的鸟儿。市园林绿化局供图 本报记者 王海燕 闲来无事,在林子里挂几张粘网,捕鸟儿当下酒菜。9月26日,一名67岁的退休人员在海淀区苏家坨镇林地里非法捕……

专题: 候鸟迁徙的秘密路径 中国三大候鸟迁徙路径 一财研选 

9月26日,森林公安在海淀区苏家坨镇抓获一名粘网捕鸟人员。图为执法人员从粘网上取下被挂住的鸟儿。市园林绿化局供图

本报记者 王海燕

闲来无事,在林子里挂几张粘网,捕鸟儿当下酒菜。9月26日,一名67岁的退休人员在海淀区苏家坨镇林地里非法捕鸟被森林公安抓了个“现行”。案发现场,很多被粘网缠住的鸟儿已经奄奄一息。

随着秋天候鸟迁徙季节的到来,本市非法粘网捕鸟的行为也进入高发期。记者从市园林绿化局森林公安局了解到,从9月1日起,本市已正式启动“绿剑2018专项打击行动”,为候鸟南飞保驾护航。

数万候鸟过境北京

北京地处亚热带向亚寒带的过渡区,是众多候鸟春、秋两季迁徙的必经道路。据长期观测候鸟迁徙的黑豹保护站站长李理介绍,全球有八大候鸟迁徙通道,经过中国境内的一共有3条,其中北京处于“东亚-澳大利亚”迁徙路线上,每年过境南迁或北徙的候鸟、旅鸟达三百多种,数万只。

据观测,候鸟在北京区域内主要有两条迁徙路径,一条是从密云、平谷方向进入北京,绕开中心城区,从顺义出京继续往南;另一条是从延庆官厅水库进入北京,经昌平,从房山出京往南。过境候鸟中,天鹅、雁鸭类大部分在中国境内的鄱阳湖越冬、栖息;鸻鹬类候鸟将继续远行,飞往南半球的澳大利亚越冬地。

每年的9月到11月,是南下候鸟在北京驻留的高峰期,鸟儿们聚集在密林、草丛、水库边觅食、休养,为下一步的长途旅行蓄积体力。不法分子也就趁着这个时候,设粘网等非法猎捕工具抓捕候鸟。

“捕着玩儿”9人被拘

9月中旬以来,森林公安连连出击。9月26日在苏家坨镇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在林中张挂了两张网,现场查获鸟儿42只。森林公安民警在拆除鸟网时发现,很多缠在网线中的鸟儿已经扑腾得精疲力尽,有的已经死亡。

就在此前一天,密云森林公安在溪翁庄镇一处废弃果园里也抓获了两名粘网捕鸟的犯罪嫌疑人。二人均在60岁上下,在果园里张挂了6张粘网,森林公安现场查获野生鸟儿350只。两名犯罪嫌疑人当天被刑事拘留。

森林公安民警介绍,粘网是国家明确禁止使用的猎捕工具,这种网的网线和人的头发丝一般粗细,网眼空隙很小,仅容鸟儿头部通过。因为网线近乎无色,飞行的鸟儿很容易撞到上面,越挣扎网线缠得越紧,差不多扑腾一天就会丧命。

“也没什么想法,就是逮着玩儿。”在苏家坨镇抓获的67岁老者,是一名退休人员。他供述,捕到的绝大多数鸟儿像麻雀,基本上是拿回去炸着吃,当下酒菜。稍微稀罕点儿的鸟会放在笼子里养着玩儿。在密云溪翁庄镇抓获的两名犯罪嫌疑人,也供述主要是为了尝野味,自己吃一部分,再往外卖一部分。

“这几年非法捕猎作案人员明显地呈高龄化趋势。”市森林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董志彬说。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里大部分是北京本地的退休人员和大龄无业人员,有很多并不是出于明显的经济目的,就是为了自己消遣。

董志彬介绍,按照我国《刑法》第341条第2款规定:“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今年以来,已有9名市民因为涉嫌非法猎捕野鸟被刑拘。

盼志愿者加入护航队伍

在启动“绿剑2018专项打击行动”的同时,本市各区园林部门、有林镇村,特别是野鸭湖、密云水库、海淀翠湖等候鸟聚集地,工作人员都加大了野外巡查力度。但候鸟在北京分布非常广泛,想要全天候全地域地守候显然不现实。“执法人员数量有限,我们希望有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和市民志愿者加入到为候鸟护航的队伍中来。”董志彬说。

今年9月15日、9月20日,森林公安民警就陆续接到“让候鸟飞”志愿者队伍的举报电话,分别反映在西五环外大宁水库附近、朝阳酒仙桥环铁林地内,有人拉网粘鸟。接到举报后,森林公安迅速出击,在大宁水库附近捕鸟的老者被现场抓获;在酒仙桥环铁林地内,森林公安查获网具9张,诱捕器10个,以及被嫌疑人抛弃的电动车一台。

不让迁徙路变“黄泉路”,为候鸟护航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市园林绿化局森林公安局表示,市民如发现粘网捕鸟等非法猎捕行为,可拨打12119向森林公安举报,“接举报就出发,对盗猎分子决不姑息。”

保护区内共拥有底栖动物5纲14目48科103种;鱼类1纲10目41科90种;有陆生脊椎野生动物4纲25目,58科156种(含两栖动物15种、爬行动物27种、鸟类99种、哺乳动物15种)。同时,保护区境内有属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也是珍稀濒危动物共计15种,占广东省珍稀濒危动物总数(117种)的12.8%,其中国家Ⅰ级重点保护动物有1种(中华白海豚),Ⅱ级重点保护动物14种(如虎纹蛙、鸢、风头鹰、赤腹鹰、松雀鹰、水獭等),淇澳岛保护区是中国三大候鸟迁徙路径之一,秋冬季栖息着许多跨境的越冬候鸟和在此停留的候鸟,这些种类许多都是国际协定中的保护鸟类,如中日候鸟保护协定中的34种鸟类,占候鸟保护协定总数(227种)的15%;中澳候鸟保护协定中的16种鸟类,占中澳候鸟协定总数(81种)的19.8%,此外,区内还具有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公约确定的物种20种。另外,还有广东省省级重点保护动物的17种,国家“三有”保护动物113种。

这个季节,候鸟们急于向北寻找和占领繁殖地,日夜兼程地迁徙,仅在乌鲁木齐停留短暂时间就匆匆离去。而秋天,繁殖结束后,它们携家带口一起南迁,在路过乌鲁木齐湿地时,会在食物丰富的湿地补充体力,积蓄大量能量后,再回到南亚、东非、马来西亚、大洋洲等地越冬。

第一种,雁鸭类。这类候鸟越冬地是长江中下游地区,从三月开始一路向北飞,最后到东北三省繁殖,主要繁殖点是吉林的延边和兴凯湖。

早在2013年底,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公布的最新全球物种红色名录中,广东人爱吃的禾花雀(黄胸鹀)的保护等级,从“易危”被上调至“濒危”。所谓“濒危”,是指其种群在不久的将来面临即将绝灭的几率非常高。这是10年内,禾花雀的保护等级第三度被上调。有数据显示,由于人们滥捕滥猎,过去的30多年来,黄胸鹀的数量下降了90%。即使如此,非法猎捕食用禾花雀的行为仍是屡禁不止,野外难觅踪迹的禾花雀被大批量地冻在冰箱、端上餐桌。省林业厅数据显示,光是今年9月下旬,省市区联合在佛山南海区开展的秋季候鸟保护行动,短短一周内,就查获了禾花雀冻体1064只。

本文关键字: 候鸟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