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旅游资讯>文学>

张炜的百年文学谱系终于完成了

自1986年长篇小说《古船》横空出世,我们对张炜总有一种热切的期待,期待他不断推出重磅作品,以史诗品格继续丰富自己的文学谱系。但他又不是一个肯受题材和风格限制的作家。《古船》之后,他在文学的沃野上纵横驰骋,创造了《九月寓言》《柏慧》等新的……

专题: 张炜 艾约堡秘史 长滩岛自由行费用 山西旅游攻略5天自由行 普吉自由行攻略 

自1986年长篇小说《古船》横空出世,我们对张炜总有一种热切的期待,期待他不断推出重磅作品,以史诗品格继续丰富自己的文学谱系。但他又不是一个肯受题材和风格限制的作家。《古船》之后,他在文学的沃野上纵横驰骋,创造了《九月寓言》《柏慧》等新的惊奇。

就在这种期待之中,我们迎来了长篇小说《家族》,迎来了以《家族》开篇的浩浩十卷本“大河小说”《你在高原》。当然,这期间还有长篇小说《远河远山》《刺猬歌》《外省书》《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以及众多儿童文学作品和散文随笔作品。这些作品够宏大的了,但似乎还缺乏一点历史的长度。

这之后的等待有点漫长。直到长篇小说《独药师》的出现,我们在张炜笔下,看到了辛亥革命前后胶东半岛上风起云涌的一页。显然,他的历史触角又向前延伸了一步。这个时候,我们将他的作品按历史叙写的顺序连在一起,就会发现纵深感和厚重感大大加强了。

这个时候,我感觉他反映中国近40年历史的著作可能就要出现了。果不其然,就在2018年开年之际,他又给我们捧献出了震撼人心的长篇小说《艾约堡秘史》。小说由《当代》杂志首发,湖南文艺出版社同时推出了单行本。小说主人公淳于宝册是一个在中国大地上艰难成长的孩子,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里,他有幸得到了校长李音的关爱和培养,爱上了读书和音乐,形成了自己美好的初心。随着李音的离去,那个时代的结束,随着市场经济大潮的来临,他也像所有弄潮儿一样,用尽一切心机、抓住一切机会发展,终于使自己的狸金集团成了雄霸一方的霸主。但巨大的财富和成功却没有给他带来心灵上的安慰和精神上的富足,他失眠了、得病了——得了一种罕见的“荒凉病”。我们看到,他在失眠的暗夜里一遍遍地问自己的老师李音:“老师,我做错了什么?改正还来得及吗?我千辛万苦九死一生才走到今天,该往哪里走啊?”

于是,在剧烈的痛苦挣扎之中,这个巨富以自己尚存的良心开始了对财富与既往的清算。他借助对手的力量直面自己的“成功”,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向既往宣战,即将开启一场寻找初心的旅程。“艾约”即“哎哟”,这个看似简单实则意蕴复杂的词汇,既包含着惊奇、感叹,更包含着无奈、呻吟,还有觉醒和反思。这是对一个时代的人们思想困惑、精神搏斗、心灵挣扎的回望和思索,是张炜展示给我们的又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图景。这段历史就在昨天,并且还在继续向前延展。这一声沉重的“哎哟”,这一个神秘“艾约堡”,如同“古船”一样,如同《古船》中隋抱朴的“老磨坊”一样,是一个象征,是一个引发人们回望、反思和探求、渴望的触媒和燃点。

终于,张炜以其如椽巨笔,以其《独药师》《家族》《古船》《艾约堡秘史》和其他众多作品,构成了一个一脉相承的庞大文学谱系——中华大地一个多世纪的历史书写完成了!这些作品在历史时段上各有侧重,又相互重叠、勾连、契合,形成了一个既斑斓多姿又互融互映的文学长河。这是一个民族的百年变迁史,更是一个民族的百年心灵史、精神史。它所容纳的巨大能量和无限张力,将会吸引更多的目光,将会有更多的人在张炜创造的文学世界里触摸、体验、歌哭、解说、思考、探索、追寻……

“这个责编的位置是我争来的。我想我为他当责编,是因为我们二三十年的友情,因为文学情缘。”龚曙光切入回忆,他认识张炜的时候,还是一名20多岁的研究生,在一次《古船》的讨论会上,做了一个很短的发言,“由此他认定我这辈子是他的朋友”;张炜也回忆说,“大概在十年前,曙光要求我写一个超过《古船》的作品,碰到他这么一个才华四溢的人,我就不敢写了,我一直没有交稿。我写长篇没有一部少于15年的酝酿。那么,我就把1988年开始思考的东西,冒险写出来。”“曙光刚才讲文学创作如同酿酒,是需要日子的,我觉得这个比喻十分贴切。他给我约的这个长篇事实上是早在1988年在我心里丢下的一棵种子,酝酿了这么长的日子,因为我觉得曙光给我的这个任务很沉重。”

2008年济南书博会,让张炜与“老友”——湖南出版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传媒集团董事长,文学评论家龚曙光邂逅重逢。这一次,龚曙光伸出了“橄榄枝”,他想向张炜“私人订制”一部长篇小说。张炜欣然接受,并决定把“私藏”了多年的《艾约堡秘史》,作为一份“厚礼”赠送给这位文学上的挚友。“出版湘军”掌门人龚曙光更是拿出最大的诚意,亲自为张炜的这部力作担任图书责编。

新鲜、独特、神秘,这是进入《艾约堡秘史》的第一印象。作品有三个新。一是将关注点聚焦于经济领域的巨富世界。这一改张炜之前的所有写作经验,甚至一改中国当代文学的创作极点,在我有限的阅读视野,这是中国作家第一次将目光停在这个群体,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后的中国商业竞争激烈,关于企业和巨富群体的故事层出不穷,但鲜有作家涉及这一题材,原因在于大多数作家和这些富豪有着社会生活层面的遥远距离,作家本身不熟悉他们的生活,又缺乏足够的才华、表达力和想象力,倘若硬着头皮去写,多半失败。而张炜不仅写了,且写得很好,有着极强的创造力、突破力和生命力,将狸金集团的整体面貌和神秘特性淋漓尽致地展现给读者,写出了市场经济时代巨富内心的复杂和纠结、丰满和荒凉。

《艾约堡秘史》的主人公跟张炜是同龄人,作者以独特的视角和深度来揭示主人公的心灵史,聚焦在这个物质生活相对充裕的当下,主人公精神和心理的变化。书中,张炜不断在追问,主人公的精神、内心存留着什么?从上世纪80年代一直到现在,在张炜的很多小说中都会出现一个荒野上的少年。在这部小说里,主人公内心依然有着“少年感”,经历了那么多,心里依然有着精灵般少年的勇气、善良。

发布会现场,张炜、李敬泽、陈晓明、龚曙光等文化名家以文化对谈的形式,呈现了一场精彩的思想盛宴,李敬泽说,“这部作品集中了这个时代的很多精神困境,财富、欲望、良心、渔村,这些价值冲突就在我们这个时代发生”;陈晓明说,“它呈现的是过去半个世纪我们的精神成长史”;龚曙光说,“张炜用一部长篇开启了中国人如何面对富足的苦难这一时代话题,是一位巨富以良心对财富的清算,一个农民以坚守对失败的决战,一位学者以渔歌对流行的抵抗,一个白领以爱情对欲念的反叛”;张炜说,“有了钱、有了权、有了地位,有些东西你不相信,我就想把敏感的东西调出来,让他重新相信爱情,相信正义可以有,尊严可以讲。”

《艾药堡秘史》称得上是一部出人预料的奇书:就高超精湛的语言艺术、层层递进的叙事技巧、深接地气的当下生活、复杂迥异的人物形象来说,无疑是当代文学中最为迷人的创作之一,也是张炜最具有突破意义的长篇力作。

本文关键字: 文学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