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养生与食疗>大商>

“大商郑州”何以“大伤”?(组图)

(原标题:“大商郑州”何以“大伤”?(组图)) 大商嵩山路店部分专柜已封闭起来大商新玛特金博大店记者杨霄文李康摄影核心提示|4月15日,大商嵩山路店(超市)因欠租突遭业主“封门”,令大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地区集团(下称“大商郑州”)窘迫……

专题: 男性壮阳金博大 养生壶初次用怎么清洗 郑州曼哈顿地铁站 曼哈顿地铁 

(原标题:“大商郑州”何以“大伤”?(组图))

大商嵩山路店部分专柜已封闭起来
大商新玛特金博大店

记者杨霄文李康摄影

核心提示|4月15日,大商嵩山路店(超市)因欠租突遭业主“封门”,令大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地区集团(下称“大商郑州”)窘迫不已。

“拖欠300万元房租”,或为大商与房东谈判“降租”的选择性手段。但该事件的发生,却意外捅破了大商郑州已迫近系统性经营风险的窘态——裁员降薪、高管流散、品牌撤柜、门店失血……因一段时间以来大商与各利益相关者关系的持续紧张,此次“封门”事件的发酵,有可能诱发连锁反应。

10年前,被国内商界誉为“东北虎”的大商集团,曾以4.21亿“天价租金”拿下郑州二七商圈金博大物业3年经营权,并于此后迅速编织出一张“河南店网”。彼时,大商可谓是虎啸中原。10年后,大商郑州竟陷入欠租窘境,“东北虎”怎么了?

大商嵩山路店“被封门”续集,业主称事儿没完呢

昨天上午,大河报记者在大商嵩山路店看到,店面已恢复营业。不过,欠租风险似未解除。

“大商虽补交了租金(至今年3月16日),但并不意味着双方的合作仍会按部就班进行。同时,大商郑州仍未结清数年来产生的违约金。”4月19日,河南兰德置业相关负责人关铁丁在接受大河报采访时称,因大商连续逾期超三个月未缴纳租金,已达到双方此前合同中所约定的“单方解约条件”。故在3月16日,该公司以公证送达的方式,向大商集团河南超市连锁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大商超市)递交了解除合同的《函》,即标志着双方已完成解除合同。

这意味着,大商嵩山路店的经营进入了所谓的“合同真空期”,兰德置业随时可“端茶送客”。而在4月15日,大商郑州营运部部长蔡梦翼则告知本报,“与物业方已友好、妥善解决了风波”。

“与大商是否继续合作,走向仍不明朗。”关铁丁表示,从2011年9月开业至今,整座商场从业种布局、商品品类、动线设计,连外行人都看着别扭。它持续不盈利,如今却要物业方降租,这不符合情理。接下的合作,既要等待大商拿出足够的合作诚意,更要见其改变嵩山路门店经营现状的实际行动。

“欠租,是‘谈判降租’的一种手段。”业内人士称,大商郑州与兰德置业对此都心照不宣。不过,在零售业,无论是商业企业针对个别门店提出降租,还是某物业方提出涨租,由此发生分歧或冲突并不鲜见。更何况,2014年以后,国内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传统零售全行业发展式微。

那么,大商嵩山路店持续亏损,是否与前期物业租金过高有关?

大商郑州旗下部分门店的租金价格水平,令同行羡慕

兰德置业提供给本报的“情况说明”称,大商在2009年签订的嵩山路店租赁合同,计租面积29607平方米,租赁期限20年,单平方米日租均价不足1元。

在郑州,大型商用物业的单平方米日租金不足1元相当于什么?

“物业租赁成本低,是大商郑州足以自信的核心竞争力。”某外资超市河南公司发展部负责人称,2010年,国内出现了新一轮物业“涨租潮”,郑州市区大型商用物业的日租价普涨至每平方米1.2元。而今,其均价已升至每平方米1.5元到2元。

业内人士称,大商郑州旗下部分门店的租金价格水平,是令同行羡煞的。因为零售是典型的低利润行业,物业租金水平直接关系门店能否盈利。更何况,城市的优质大型商用物业资源相对稀缺,有人捷足先登,后者只得避而远之。

去年下半年起,大商郑州却向多家物业提出了“降租”要求。就在上周,大商郑州发展部高管离职了。据大商内部人士称,“谈判降租难”,是该高管辞职的原因之一。

究竟有多少房东正在遭遇“欠租”呢?

大商郑州内部人士透露,大多数业主收到租金的时间,会比合同约定期延迟很多,如大商紫荆山百货、大商天明路店等。

另有消息称,去年圣诞节前,大商紫荆山百货的物业方新加坡时计宝投资有限公司曾派人专程抵郑催租未果,已向大商郑州发出了警告。

“嵩山路店出现业主‘反抗’虽为个案,但一旦引发其他房东效仿,很容易会戳破大商郑州日渐脆弱的肌体。”大商一内部人士表露了如此担忧。

金博大店去年年报称亏1.64亿元,被大商年报重点预警

上述遭遇封门、延付租金等,是大商郑州日渐窘迫的一个缩影。

4月7日,大商股份发布的2015年年报,对“河南地区”的经营现状发出预警:“传统百货受到较大冲击,同比分别出现不同程度下滑,面临严峻考验。”

据其财报显示,上年度,大商全国系统有两家店铺亏损过亿。其中,郑州金博大店营业收入99763.36万元,营业利润亏损约1.64亿元。由此,对大商股份净利润的影响达到了10%。

“金博大店实际经营亏损并未过亿。之所以出现较大差距,是和集团将与金博大店相关公司的财务报表合并到一起有关。”大商一内部人士称。

不过,3月2日,大商股份专为金博大店发布了一份“郑州新玛特财务报表”,提到在今年1月份,该店营业收入约4206万元、净利润亏损为777万元。

与零售业出现经营亏损相对应的,是现实场景中的缺货与空柜。

仍以金博大店为例,大商在2015年年报中披露,该店净利润下降的原因为店铺装修改造后品牌结构调整,各楼层增加餐饮,百货由2014年平均420个减少到2015年平均337个品牌,重点品牌销售下滑严重。

4月19日,大河报记者在金博大店看到,一层西区千余平方米铺位已被“隔离”、打上封板。而这个店是大商在河南投入最多的一家店铺。2006年4月,大商正是凭“天价租金”拿下此店物业经营权,实现了对河南市场战略布局。

不只是金博大店,中原新城店、紫荆山百货店的品牌撤场亦不鲜见,甚至是让大商郑州引以为傲的盈利支柱郑州国贸总店,空铺率也在增加。

业内人士指出,大商郑州超市系统更不容乐观。比如嵩山路店,2011年开业后,一直面临“行路难”。在很多供应商看来,大商超市旗下十余家直管门店(不包括被划拨百货店管辖超市),盈利店铺屈指可数。

作为国内第一大综合零售集团的大商系,历经河南市场10年苦修,何以落得如此境地?4月15日,大河报记者按大商郑州的要求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大商郑州,何以“大伤”?本报将持续关注。

作者:杨霄文李康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本文关键字: 大商    郑州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