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育儿指南>

改革开放让我从“投机倒把”变身个体劳动者

1979年11月,汉正街小商品市场在全国率先恢复。1982年8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汉正街小商品市场的经验值得重视》,称赞汉正街搞活了市场,方便了人民生活,扩大了劳动就业,起到了国营和集体商业不可替代的作用。7月9日上午,汉阳墨水……

专题: 投机倒把罪哪一年废除 投机倒把 关于育儿经验的文章 育儿经验 

1979年11月,汉正街小商品市场在全国率先恢复。

1982年8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汉正街小商品市场的经验值得重视》,称赞汉正街搞活了市场,方便了人民生活,扩大了劳动就业,起到了国营和集体商业不可替代的作用。

7月9日上午,汉阳墨水湖畔的一个宁静宅院,当年汉正街的首个百万富翁——78岁的盲侠郑举选早早地坐着,迎候长江日报记者的采访。他说,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当年与我一起做生意的同行大都“走”了,我有责任把我“感受”到的汉正街变迁告诉大家。

1978年初,他因投机倒把被抓

年底,风向就变了

汉正街兴起于明朝成化年间,名号取自古汉口之正街,至今已有500多年历史。汉口依托长江、汉水两条黄金水道,素有“货到汉口活”之誉。

谈起汉正街,在此住了一辈子的郑举选如数家珍:要说汉正街40年来最大的变化,就是把以前仅有的一个市场(三镇市场),延伸扩大成一条街(汉正街),再扩大到围绕汉正街方圆几公里多达近百个门类齐全的专业市场。上世纪80年代,汉正街成了每天十万人来打货的“天下第一街”。

他说,汉正街自古就是个商业街,指的就是新中国成立前的三镇市场,这个市场包涵汉正街旌德小巷和公安巷这两条巷子,虽说市场不大,却是全国闻名的小商品集散中心,南边广东的货以及江浙等华东的货来到这里,经过周转,发往西北的两大中心西安和成都、华北的中心石家庄,再辐射到全国。

郑举选从小就住在旌德小巷,小时出天花,眼睛仅有微弱的光感,后全盲。1961年起,政策允许,他做点小生意;政策不允许,便偷偷摸摸地做。1978年初他因“投机倒把罪”被抓,在看守所呆了一年半。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开启了改革开放的航程。1979年11月,汉正街小商品市场在全国率先恢复。听到“生意”两字就害怕的郑举选,在亲朋好友的再三劝说下,心情忐忑地拿着仅有的15元钱当本钱,在公安巷口摆个竹床,做起了小买卖,成了1979年汉正街第一批103位个体户中的最后一个。

人民日报的一篇社论

让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城乡居民消费差异不大,由于商品流通领域被国营企业垄断,各地日用商品短缺情况严重,汉正街的出现,打破了国有和集体企业对商业的垄断,开启了以民营经济为主的所有制结构变革。

尽管是103个个体户中的最后一个,郑举选的营业执照有一段时间迟迟未发,加之出看守所时,有关部门让他“回家反省”,这使得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让郑举选真正放心大胆地开始做生意的,有三件事。一是,1982年8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汉正街小商品市场的经验值得重视》,称赞汉正街搞活了市场,方便了人民生活,扩大了劳动就业,起到了国营和集体商业不可替代的作用。“当时就听到满街都在谈论这事”。

另一件事,就是1982年l0月,国家工商管理部门在汉正街召开现场会,轿车把江边的人行道排满,来自全国各地的工商局长,大多边走边向附近商户打听“哪个是郑麻瞎?”郑举选回忆当时的心情:“当时,我站在摊子前,不做声,虽说‘郑麻瞎’这个称呼不雅,听起来有些不舒服,但从内心里还是蛮自豪:这么多局长都来看我,找我,把我这当回事,是对我做生意的肯定。”

“最让我感动的是,1983年汉正街成立了个体劳动者协会,我这个以前被人瞧不起的坏分子,也成了真正的劳动者。”郑举选说着,声音有些颤抖。

郑举选以饱满的热情投入生意,一分钱一根针,他一年能卖出1亿根;一角钱一粒的打火石,他一年能卖出2吨!1984年,郑举选在汉正街经营户中创下了4个第一:销售额第一、纳税额第一、各种捐款第一、认购国库券第一。最先步入汉正街个体户中的万元户、百万元户的行列。

禁区一个接一个被打破

汉正街成城市商品流通体制创新者

郑举选介绍,汉正街起初的定位就是小百货、小商品,我卖的也都是针头线脑。听其他同行说过,起初,汉正街不许卖大商品,谁要卖就罚款。可以卖童装,但不能卖衬衣;可以卖扣子型电池,但不能卖计算器,那些大件商品冰箱、电视,更是想都不敢想……

“除了不能卖大商品,还有很多禁区,比如,汉正街的个体户本身就是面向农村,以批发为主,但不能长途贩运,如果贩运就是投机倒把。在价格上,根据购货多少,确定货价高低。但当时在一些工业品上,政策上是不能随行就市来定价的,只有国营企业一口价。”

1982年10月16日,国家工商管理部门正式允许汉正街个体户批量销售国家计划产品,允许厂店挂钩,允许长途贩运,允许价格随行就市。这也就意味着,汉正街冲破了“三级批发、禁止长途贩运、统一工业品价格”的政策限制。

有专家指出,汉正街模式是我国改革开放初期的三大制度创新之一。小岗模式是农业经营体制的重大创新,首钢模式是工业企业经营体制的重大创新,而汉正街模式,则是城市商品流通体制的重大创新。

打破了政策上的禁锢,汉正街步入快速发展期,至上世纪90年代中期,经历了两轮大的开发改造和规划建设后,汉正街迎来它的极度辉煌:形成69个专业市场、2.7万余户商家,经营12大类20余万种商品,经营面积260万平方米,年货物吞吐量150万吨,成为华中地区最大商品集散地。

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汉正街这片土地太钟情,虽然早已退出商界在家赋闲养老,郑举选却对汉正街新时期的发展一直牵挂于心。“最近听说汉正街要按照‘汉口之根、武汉之心、世界之窗’的总体定位,打造以时尚创意、现代金融、文化旅游休闲等为一体的世界级滨水中央服务区。”郑举选说,我听了很高兴,改革开放40年,我是见证人,更希望汉正街——这个曾经的改革开放试验田不断创新发展,不断焕发出新活力,祝愿汉正街明天更美好。

讲述人:1979年汉正街第一批个体户盲侠郑举选

长江日报记者戴红兵

(二)80年代投机倒把的内容郑举选从小就住在旌德小巷,小时出天花,眼睛仅有微弱的光感,后全盲。1961年起,政策允许,他做点小生意;政策不允许,便偷偷摸摸地做。1978年初他因“投机倒把罪”被抓,在看守所呆了一年半。

此时尚在贯彻新民主义经济政策,因而打击投机和投机倒把的锋芒所指基本是不法资本家,其“罪状”大体也是前文所述投机倒把第一个层面的含义,即囤积居奇、操纵市场、制假售劣等,而这在任何时代和社会都遭人诟病,为政府所不容,新成立的人民政府也不外。但问题并不仅及于此,此间还隐含着对一般资本主义的打击和限制,即如权威著作所论,“对投机资本的沉重打击,是对资产阶级的限制和反限制的斗争中我们取得的第一个回合的胜利”。[10]事实上,社会主义改造的提早、提速,尽管原因很多,但决策者关于资本主义、自由市场存在“投机”、“投机倒把”的认识,无疑是一个重要方面。

广东最大投机倒把案昭雪所谓“口袋罪”,是指因为规定过于宽泛导致很多违法犯罪行为都可以归到同一个罪名下,从而使该罪名成了一个什么都能装的“口袋”。“流氓罪”和“投机倒把罪”便都曾是“口袋罪”。

刑法已废除投机倒把罪,公安称仍在侦查关于“长途贩运”,曾有很大讨论。改革之初,经济学家薛暮桥就为农民贩运土特产鼓与呼,他质问:“让山货土产烂在山上是‘社会主义’,把它们运出来满足城市人民需要倒是‘资本主义’,那有这样的道理?”[46]1980年6月20日,《人民日报》一篇文章认为“长途贩运是靠自己的劳动谋取收入的活动,不能说是投机倒把”。[47]文章反响很大,有十几家省报转载。当然,也有认为,贩运不能一概说成投机倒把,但也不能说其中没有投机倒把。[48]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