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机大王”胡金林曾被判投机倒把面临死刑

核心提示:上世纪80年段,广东成为全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由于这里濒临港澳,无论是在地域上还是文化上都有天然的优势,三角迅速成为一个巨大的制造业中心。尽管工资成本低廉但仍有无数人梦想进入这些外资的制造厂打工,因为那里的工资和福利要远远高出当时……

专题: 变身衣让我成了女生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养生 男性养生禁忌 养生禁忌 

核心提示:上世纪80年段,广东成为全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由于这里濒临港澳,无论是在地域上还是文化上都有天然的优势,三角迅速成为一个巨大的制造业中心。尽管工资成本低廉但仍有无数人梦想进入这些外资的制造厂打工,因为那里的工资和福利要远远高出当时内地的其他企业,“打工妹”“拉线”“拉长”等新词汇开始成为时髦的代名词。

凤凰卫视5月2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温州人多地少难富裕 农民被逼无奈另寻出路

陈晓楠:下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在四川仪陇县委书记张思智带着当地农民北上闯京城的同时,也有更多的人并未离开家乡,而是在自己的故土之上开始了一些原来从没有过的尝试。他们不想再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而是加入了现代商业的洪流当中,然而跳入商海的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施展拳脚自由搏击,就先被汹涌的江流呛得几乎透不过气了,险些丢了性命。

郑秀康(民营企业家):邓小平不有句话讲嘛,先让一帮人富起来带动一些人去富,当时我感觉对我来说,当企业领导能管几百个人,二把手。假如我下去做个产业,可能带一批人富起来。

解说:1978年的温州永嘉农村,农民们的日子已经快过不下去了,这个县的人口在这一年达到了68.32万人,人均耕地在20年间从1.23亩降低到了0.57亩,在集体经济占主导的年代,靠地吃饭的农民因为人多地少,不得不寻找别的出路。

李涛(民营企业家):计划经济桎梏的危险性来说,闯海狩猎的危险性更大,所以我们经常讲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就是这样。他的敢为人先实际上是传统意志下来以后这么一个意识。

解说:在那时的中国乡镇企业已经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以“农业学大寨”而出名的华西村,从1969年开始就已经才村里偷偷开了小五金厂。天津静海县蔡公莊大邱庄的村党委书记,也办起了莦珊县的鲁冠球也早已经创办了农机厂。而当时的温州人口560万,人均储蓄只有8元钱。无法依靠土地致富的人们悄悄选择了前店后厂的家庭经济。

80年代初推行“离土不离乡” 农民就地务工

解说:郑秀康一个在中国现代私营经济史上,占有重要位置的温州人。在1978年看到了一条充满危机的致富之路。

郑秀康:你这鞋卖多少,我说你讲多少我就卖多少,他当时说你这鞋可以现金16块钱给你,哎呦我很高兴,现金16块,他们的鞋16块。他们的鞋寄卖的话14块、15块,但是他对我要求每天最好要拿5双鞋给他。

解说:决定要做产业的郑秀康选择了制鞋业,曾经在一家国有机械厂当副厂长的郑秀康,凭借着在机械长的技术与头脑很快就在皮鞋制造环节搞起了技术革新。

郑秀康:温州有个机械设备的单位,我说你能不能做个东西,他觉得有道理可以做,一做就成功速度快多少啊,15秒一只鞋。手工锭的话一只鞋最起码半个小时。

解说:郑秀康设计出的装跟机,让郑家皮鞋作坊的效率大大提高,市场的需求的速度加大,郑秀康很快雇佣了二三十名当地的农民,在接受技术培训后他们成为了工人。

张展新(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人口研究所):大概是1982年1983年叫离土不离乡,就是说你不干农业可以,但是你干工业也可以,但是要你在家乡来看,对农民进程就不是采取鼓励的政策。

何宇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研究所):1980年代我们叫它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这样的年代。当时乡镇企业就地吸纳农民就业,这是农民继联产承包制以后的又一个伟大的创造。

解说:可是政治经济风气的不稳定,使得这些就近打工的农民工们,也必须和他们的雇主一起承担乡镇企业发展过程中的种种风险。

胡金林(民营企业家):当时我们以为是合法的经商,每个月税务局给你规定的交多少税他给我规定的。你给我规定的,我每个月都交了,何况我雇的人的工资比工厂高,工厂当时只有二十多块四十多块,我给人家的工资是八十块七十块。

“电机大王”胡金林曾被判投机倒把面临死刑

解说:私营经济的兴起,使得温州迅速涌现出一批有活力的企业,而其中有以小电器行业最为出名,胡金林是当年第一批做电器元件生意的商人,在1981年他的生意额就达到了120万,并被称为当地的“电机大王”。然而突然而至的经济严打却让他的成功顷刻间灰飞烟灭。

胡金林:1982年以后就开始政策有了变动,正好是严打开始,把我这个案子转入了作为投机倒把,我是投机倒把犯,有卖淫的有贩毒的有走私的,各种案件定十个典型,我是定下去枪毙的,我就不和你玩,我就跑呗。我就开始从泰顺下来以后和温州悄悄的约好,在温州给我买好轮船票,等轮船差不多要开朋友先把我的行李带上船,我空着手戴一个斗笠挤着脸,离船鸣笛了要开船了,我才跑出去上去。

解说:1982年一场全国范围的经济严打,迅速席卷全国。当时在国内工商业已颇成气候的温州受到重创,温州最出名的八个个体工商户,先后遭到通辑罪名是“投机倒把”和“严重扰乱经济秩序”这就是著名的“温州八大王事件”。受经济严打的影响,全国迅速发展的民营经济,几乎陷于停滞。

胡金林:就是有一天最害怕是在北京,我是在北京粮食招待所,在前门这里,那天正好住的就是他们那个招待所边上的,登记室的边上。那天电话铃一响我还在睡觉,要你们的经理来我是前门派出所,今天有几张通缉令要去领,那时候听到以后心里一震,一惊慌我就赶快穿了衣服就跑出去了。

解说:在外面躲躲藏藏了两年之后,胡金林以为风头已过,悄悄回到温州。但很快就被抓紧监狱,正当他万念俱灰的时候,他又被宣布无罪释放,原来政策的风向又变了。1984年曾经在经济严打中轰动全国的“温州八大王事件”,彻底平反,一些新的鼓励经济的政策先后出台,这使得原本已经跌倒冰点的温州民营经济又开始纷乱热闹起来。对农民进城打工的种种限制也开始有所放松。

1984年1月1日,中共中央发布了一号文件,明确指出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可选若干城镇进行试点,允许务工经商办服务业的农民自理口粮到城镇落户,是中国长久的城乡二元对立以来,中央首次明确以中央文件的形式将城乡隔绝的体制松绑。

珠三角成改革开放前沿 吸纳大量农民工务工

陈晓楠:1984年在中国的当代史上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甚至有人叫这一年为中国的“企业元年”。从年初中央就不断的下发解放经济解放思想的若干文件,这一年的一月底到二月初邓小平视察深圳和珠海特区,而且写下了“经济特区好”的题词。随后中央宣布开放14个沿海城市和海南岛,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扩大改革的决心,停滞了将近两年的经济再一次快速启动,不仅仅在温州,在一些东南沿海城市无数家有活力的制造企业也一夜间冒了起来。这使得劳动力变得空前紧缺起来。

解说:上世纪80年段,广东成为全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由于这里濒临港澳,无论是在地域上还是文化上都有天然的优势,而深圳和珠海的特区政策也使得这里在许多方面都成为“先吃螃蟹的人”改革开放之初,港商被允许进入内地投资,在与香港仅一河之隔的深圳无论是工业用地的租金成本,还是劳动力的人工成本都只有香港的十分之一,这使得珠三角迅速成为一个巨大的制造业中心。

尽管工资成本低廉但仍有无数人梦想进入这些外资的制造厂打工,因为那里的工资和福利要远远高出当时内地的其他企业,“打工妹”“拉线”“拉长”等新词汇开始成为时髦的代名词。

何宇鹏:最早的这个流动大概是从中西部的这一些地区,向主要是广东,是珠三角流动珠三角吸纳的农民工的数量是最多的。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晓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2002-2035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0900-0935

 

(三)投机倒把成为严重的政治罪名周、陈、张的分析,具有一定代表性,其主张基本一致,但侧重点间有不同。周恩来、陈云更多从物资倒卖角度分析,这是60年代初物资奇缺的反映。据1962年底估计,西安市当年查处的投机违法案件中,倒买倒卖重要工农业生产资料和计划供应工业品的占95%以上。[27]其实,在计划经济时期,短缺属于常态,因而关于物资和商品的倒卖,成为界定投机倒把的一个重要着眼点。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投机倒把行为出现了明显分化,有的成为正常市场行为,有的则上升至法律规范。1997年《刑法》取消“投机倒把罪”。

尽管工资成本低廉但仍有无数人梦想进入这些外资的制造厂打工,因为那里的工资和福利要远远高出当时内地的其他企业,“打工妹”“拉线”“拉长”等新词汇开始成为时髦的代名词。

1986年,“温州抬会事件”的主角之一郑乐芬,在1991年成为中国最后一个因投机倒把罪被判死刑的人。上世纪80年代初,温州民间企业已十分发达,对资金需求迫在眉睫。由于他们无法从国营银行贷款,一种被称为“抬会”的地下钱庄应运而生。资料显示,1985年前后的温州,以这种方式流通的民间资金超过3亿元,成为当地私人企业发展最重要的资金动力。

在体制转轨的过程中,投机倒把、投机倒把罪的内容日见分流,一部分被“除罪”,蜕变为正常的市场经济活动;一部分被“量化”,裂变为诸多具体名目的商业犯罪。随着2009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部分法律的修改,以及2011年1月国务院对部分行政法规的修改,投机倒把、投机倒把罪的概念最终淡出现行法律法规体系和社会经济生活,成为历史名词。

本文关键字: 投机倒把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