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育儿指南>流氓>

牛玉强:"流氓罪"被取消后仍需坐牢的流氓犯(图)

牛玉强和家人在一起 网图金羊网-羊城晚报12月19日报道 27年前,因为抢帽子砸玻璃,他被法院以“流氓罪”判处死缓,关在新疆的监狱。20年前,他被改判为有期徒刑18年,并因肺结核保外就医回到老家北京,娶妻生子孝敬老人。6年前,监狱找上门来,……

专题: 投机倒把 校草老公太流氓2 关于育儿经验的文章 育儿经验 

牛玉强和家人在一起 网图

金羊网-羊城晚报12月19日报道 27年前,因为抢帽子砸玻璃,他被法院以“流氓罪”判处死缓,关在新疆的监狱。20年前,他被改判为有期徒刑18年,并因肺结核保外就医回到老家北京,娶妻生子孝敬老人。6年前,监狱找上门来,将他当“逃犯”抓回新疆,他的刑期被顺延至2020年……

说起牛玉强,亲人和街坊邻居的说法是:“老实,太老实了。”和他一起在监狱里呆过的人则称:“老实得有点窝囊。”如今,“流氓罪”已然不存在,老实的牛玉强成了“中国最后一个流氓罪犯”。

牛玉强的妻子朱宝侠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细数牛玉强事件的来龙去脉。

逃犯

1990年,因“流氓罪”服刑六年的牛玉强获准保外就医;2004年夏,狱警来到他在北京的家中,告诉他:他是两度被网上通缉的“逃犯”。

1983年,牛玉强参与了流氓团伙“菜刀队”的活动。他和同伙们持械抢劫一名男青年,抢走了一顶军帽。他还纠集同伙,将别人家的玻璃窗砸碎,并威胁与殴打了一名叫许林的青年。法院对他的量刑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1984年底,牛玉强被带到新疆石河子监狱,开始了牢狱生涯。老实内向只会埋头干活的他,因为表现良好,于1986年被改判为无期徒刑,1990年又减刑为有期徒刑18年。同年,他患上了肺结核,年底,牛玉强被老父亲接回北京。

1991年,石河子监狱组成的保外就医考察组曾来到牛玉强家中。经过评估,做出续保一年的决定。次年,病情略有好转的牛玉强等待着监狱考察组的到来,但却没人再到北京来。其间,牛玉强每个月月初都要在家人陪伴下到北京市朝阳区一个派出所,向民警汇报自己的思想及活动。

牛玉强和朱宝侠相识,是在1996年。

朱宝侠说,当时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初次见面,牛玉强就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全部告诉了朱宝侠,这让朱宝侠觉得他诚实、可靠。1997年夏季,牛玉强和朱宝侠登记结婚。由于身体不好,牛玉强不能出外工作,这个被朱宝侠称为“很爱干净”的人,承担起所有的家务活,厕所、厨房天天擦洗,把家里照顾得很好。“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也很幸福。”朱宝侠说。

2000年,牛玉强和朱宝侠生了个儿子。因为朱宝侠要上班,孩子主要由牛玉强照料。“他很疼孩子,和孩子的关系也很好,教孩子写字的时候,如果孩子写得不好,我骂孩子,他都会在旁边劝阻,很心疼孩子。”那时候的生活平淡而温馨,他们都认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下去。

2004年夏天,生活的转变突如其来。

朱宝侠说,那天两名新疆警察来到她家,告诉牛玉强监狱曾经多次来信或给北京警方发函要求他返回监狱,甚至两度在网络上通缉他,但他迟迟没有返回,已经被列为逃犯,这次是特地前来抓捕他。

这个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让这个家庭顿时陷入恐慌。朱宝侠难以接受:“他整天在家里待着,每月都去派出所汇报,怎么会是逃犯?”牛玉强却始终沉默。第二天,狱警再次登门,临走时,牛玉强嘱咐朱宝侠好好照顾家里,“他不让我跟他一起去,说他过几年就回来了。”

牛玉强以为,按改判后的判决书,他在2008年4月就能出狱与家人团聚了。2004年底,朱宝侠得知,牛玉强保外就医的十几年被监狱认定为“在逃未归”,不算入刑期,牛玉强的刑期被顺延到2020年2月21日。

这个消息让朱宝侠的最后一丝希望落空了,于是,她辞了工作,到处为牛玉强的事情奔波。“人生能有几个12年?现在是法制社会,我相信老百姓的权益会得到保护的。”

朱宝侠说,牛玉强每年只能在春节打一次电话回家,只能讲3分钟。“每次通话时间都很紧张,我放下电话就哭。”朱宝侠平时和丈夫联系只能通过写信,“他会说说那边的情况,让我们不要担心,也说想念家里。”

今年9月,曾经与牛玉强同在监狱里服刑的田某刑满回家,朱宝侠从他那里知道了丈夫在监狱里的情况。“他还是很安静,只会埋头干活,也不会跟狱警打招呼,不懂得自己去争取。”朱宝侠说,牛玉强患有心肌膜炎和高血压,现在监狱已不允许寄邮包,无法给丈夫寄药了。

牛玉强家里还有11岁的儿子和75岁的母亲,儿子是在媒体报道此事之后,才知道父亲在监狱服刑。此前,他一直不明白牛玉强为什么不在家。母亲韩秀金患有心脏病,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在有生之年再见儿子一面”。

罪名

所谓“口袋罪”,是指因为规定过于宽泛导致很多违法犯罪行为都可以归到同一个罪名下,从而使该罪名成了一个什么都能装的“口袋”。“流氓罪”和“投机倒把罪”便都曾是“口袋罪”。

在法学界,1997年新刑法通过之前有一些公认的“口袋罪”,其中以投机倒把罪、流氓罪最为闻名。

所谓“口袋罪”,是指因为规定过于宽泛导致很多违法犯罪行为都可以归到同一个罪名下,从而使该罪名成了一个什么都能装的“口袋”。“流氓罪”和“投机倒把罪”便都曾是“口袋罪”。这两个“口袋罪”的发展演变过程,是中国法治进程的一个重要标本:

流氓罪。源于1979刑法第一百六十条:“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流氓集团的首要分子,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其后,相关部门不断对流氓罪进行司法解释,“霸占售票窗口,强行发放自制的编队序号,迫使旅客购买序号”算流氓罪,“未婚男子以‘恋爱’为名,玩弄女性,奸淫多名未婚妇女,情节严重,影响恶劣”的,也算流氓罪。

1997年,新刑法通过,流氓罪被取消并分拆为具体名目的多个罪名:即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淫乱罪和引诱未成年人参加聚众淫乱罪、盗窃、侮辱尸体罪,并确立了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以及猥亵儿童罪。这些分解出的罪名在量刑时全部废除了死刑和无期徒刑。“流氓”罪的叫法也从刑法中彻底消失。

投机倒把罪。源于1979刑法第一百一十八条“以走私、投机倒把为常业的,走私、投机倒把数额巨大的或者走私、投机倒把集团的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投机倒把是指以买空卖空、囤积居奇、套购转卖等手段牟取暴利的行为。

1987年9月17日,国务院颁布《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规定的11种投机倒把行为,都是当时没有法律规范的行为。其中包括:倒卖国家禁止或者限制自由买卖的物资、物品的;从零售商品或者其他渠道套购紧俏商品,就地加价倒卖的;倒卖国家计划供应物资票证,倒卖发票、批件、许可证、执照、提货凭证、有价证券的;倒卖文物、金银(包括金银制品)、外汇的等。

1997年《刑法》取消“投机倒把罪”,2009年8月2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再次审议的关于修改部分法律的决定草案,删去法律中“投机倒把”、“投机倒把罪”的规定,并作出修改。2009年1月15日,国务院以“调整对象已消失,实际上已经失效”为由,宣布《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正式废止。

刑期

已生效的判决必须执行,“废罪”的“余刑”也一样。保外就医的时间依法要计入刑期,但监狱应该及时掌握保外就医犯人的身体状况,在适当的时候及时收监,这是监狱的责任。

牛玉强因流氓罪获刑,至今仍在服刑,而流氓罪已经废止多年。这种因“废罪”获刑,并在新法实施后仍在服刑的犯人,该如何处理?对此,众多法学专家普遍认为,从严格的法律角度考量,已生效的判决必须执行,这完全符合法律的实质要义,所以“废罪”的“余刑”也一样要执行,这是无可争议的。部分专家则表示,如果判决本身确因时代等原因有严重问题,也可以通过特赦、减刑等方式来进行纠正。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建武便如此认为。

那么,在因“废罪”服刑期间,保外就医的时间是否可以计入刑期?对此,学者们表示,保外就医的时间依法是要计入刑期的。广东省律师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主任何富杰表示,按照法律规定,当身体已经痊愈之后,监狱就应该将犯人重新收监,这是监狱的责任。监狱应该及时掌握犯人的身体状况,从而采取措施,否则监狱要承担不利的后果。以牛玉强案为例,他最初在家的两年,其保外就医时间计入服刑时间是没有问题的,而此后监狱没有及时掌握其身体情况并采取措施,其后他在家12年时间也应该按保外就医算入刑期,牛玉强只要服剩下的刑期即可。

直到改革开放后,“投机倒把”作为一项罪名,于1997年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时,才被废止。金大陆

1981年1月7日,国务院发出《关于加强市场管理打击投机倒把和走私活动的指示》,规定属于投机倒把活动的若干种具体类型,如非法倒卖工农业生产资料;抬价抢购国家计划收购物资,破坏国家收购计划;从国营和供销合作社零售商店套购商品、转手加价出售;个人坐地转手批发,倒卖计划供应票证和银行有价证券等。对从事投机倒把活动的任何单位和个人,除按政府规定罚款或没收其财物外,情节严重的,交由司法机关依法惩处。

全国3万人因投机倒把获刑翌年7月,电白法院以“投机倒把”等三项罪名判处汪庆10年徒刑,没收从其家中搜获的钱物和退货沉香2921公斤,上缴国库。汪庆不服,提出上诉。同年10月,湛江地区中级法院改判汪庆7年刑罚。此案曾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广东最大的投机倒把案”。

解说:75岁的年广久在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史中,占据着重要的一席之地,他一生多次坐牢,罪名从投机倒把罪到流氓罪,各式各样,而他自己认为这一切罪其实都是因为他卖东西。

本文关键字: 流氓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